威尼斯贵宾会vip

乱世佳人无计可脱(原题:魂断千里夜夜岳是楼)

  在历史的烟云深处,有一些女子,多才多艺,常因一首诗词而名传后世,可她们却连名字都没有留下,只是以地名代替,或者从父从夫之名。她们多是身处国家将亡的乱世之际,说是一首诗词成就了她们,不如说是一段战乱成就了她们。她们就立于硝烟之中,冷冷的兵戈映亮她们绝美的容颜。

  人们都称她为 徐君宝妻,她是湖南岳阳人。南宋乱世,是她最美年华的背景。公元1275年,湖南沦陷。大约是这个时候,她为元兵所虏,也可能正是这个时候,她的夫君徐君宝丧身于战乱。国破家亡之际,一个弱女子在虎狼群中度日,目睹山河易主,心怀伤痛悲悼,辗转乱世,身不由己。

  徐君宝妻,不知道怎么会留下这样一个称谓,或许她本身无名,或许她只道夫名,所以,不知原本怎样的一个或妩媚或娟秀的名字湮没于风烟之中。却也没什么遗憾,毕竟,我们依然记住了这个女子,幸运的却是她的夫君,因为她而将名姓传于千年以下。

  现在关于徐君宝妻的记载,只是在明代陶宗仪《辍耕录》中,有着短短一段话的提及,以及那首流传后世的《满庭芳》。我们不妨先看看徐君宝妻的这首词,也许会对其人有一个最初的认识:

  汉上繁华,江南人物,尚余宣政风流。绿窗朱户,十里烂银钩。一旦刀兵齐举,旌旗拥、百万貔貅。长驱入,歌楼舞榭,风卷落花愁。

  清平三百载,典章文物,扫地俱休。幸此身未北,犹客南州。破鉴徐郎何在?空惆怅,相见无由。从今后,梦魂千里,夜夜岳阳楼。

  在这首词中,真切地描写出了兵荒马乱的年代,玉石俱焚的悲怆。曾经也是平静无忧的时光和生活,以徐君宝妻的才华来看,应该也是出身于书香之家,有着很好的素养和才华。虽不闻名于当时,可能只是甘于在平凡的生活中,收集着那真实的点滴幸福。诗词一类,只是闲时所为,不会流于门外。而那些烟火尘世中的让她眷恋着的种种,却转瞬间化为荒芜荒凉。

  “风卷落花愁”。在那样混乱的年代,连一片落花都没有可以飘落栖身的安静土地。这个柔弱的女子,起初可能是随家人一起避乱,却遭遇了元兵的虏掠,从而与家人离散;或者是目睹了家人的罹难,心与山河同碎,虽身处险境,却是心丧若死。

  徐君宝妻被俘之后,一直随元军南下,直至元军攻破临安。在这漫长的途中,她的生活是怎样的凄楚与无助,我们都可以想象得出来。有人会说,既然家人都已死于战乱,独自偷生又有何趣?我不知道她心里支撑着她活下来的是什么。毕竟,史料有限,情况难以明了。或许,她的心早已经死了,只是像行尸走肉一般;抑或心还在伤痛中麻木,无视眼前的悲惨悲壮。

  这个女子应该是极美艳且极聪慧的。在从岳阳到杭州的途中,元军主帅多次想要占有她,都被她“终以计脱”。由此可以看出,她并非麻木得任人欺凌,在她心中深处,那份聪明依然存在。而终不能得手的元军主帅却没有一怒而杀之,这对于杀人如麻的元军来说是很罕见的事。《辍耕录》中说,“盖某氏有令姿,主者弗忍杀之也”。这就说明,徐君宝妻的姿色过人。更是聪明可以暂且自保。

  到达杭州之后,她被囚于韩世忠故居中,脱困无方。而此际,南宋破灭,元军主帅更有时间惦记着这个美人。在多次不能得手之后,终于动怒,准备用强。而徐宝君妻似乎早料到会有此日,她极为镇定地说:“俟妾祭谢先夫,然后乃为君妇不迟也。君奚怒哉!”只这一句,便让主帅转怒为喜,以为终于瓦解了她心中的抵抗。

  于是,她焚香默祷,面向南方,泣下数行。此时此刻,在她的心里,那份疼痛又鲜活起来,虽路途遥遥,虽世事沧桑,不能忘的,永远会深铭于心。“幸此身未北,犹客南州”,这一句,既写了她对故国的怀恋,也写了自己的身世。一个“幸”字,一个“犹”字,包含着百般艰辛,万种思绪。此身未北,犹客南州,也道出了她身在豺狼丛中,却仍能保全自己的清白之身,这其中种种,令人断肠的不易。

  于是,徐君宝妻便在壁上题下这首《满庭芳》。其中“破鉴徐郎何在”之句,借用南朝陈亡时徐德言与其妻乐昌公主破镜离散典故,悲婉万状。而她的夫君虽也姓徐,却破镜难圆,只有从此以后的夜夜梦魂飞渡,在岳阳楼上,在明月下。何其憾、痛!

  而这首《满庭芳》历来为人们所推崇,不仅是其中道出了这个女子个人的情感,也深蕴着对故国家园的热爱。两者交织之下,便生出直入人心的魅力与感染力。所以,一个女子,在周围虎狼环峙,风烟滚滚中,挥毫题壁,那一抹凄然,那一脸沉静,就这样深刻在每一个遥遥想起的人心底。

  我们不知这个流离的女子的姓名,亦难知芳龄,只知她将一生的际遇与情感,都融于词句中,成为后人心间长长短短的思念。

上一篇:没有了

下一篇:背一背 破鉴徐郎何在